2013年6月16日 星期日

頭痛

這兩天都在頭痛著。鮮有的不適,兩晚都沒法睡。人家說小病是福,可能吧,我就是因為不舒服少吃了很多,什麼都不想做,身子好像清減了一點點。昨夜吐得一塌糊塗,半夜吃了止痛藥後才睡了三兩個小時。睡醒後,就感覺好多了,頭不痛,人也精神了。真是舒一口氣,不用到那冷冰冰的診所跑一趟。

前天早上,我跟Jason 說:「我地不如算數啦,好不好?」這樣拖拖拉拉下去,很不像樣。他:「不好。」然後之後的兩天他都有打電話來慰問我,我躺在床上,有氣沒氣的應答著。有時候,想與不想,其實已經是個答案,為何硬要說有什麼原因呢?因為頭痛著,所以電話裡頭都是他在說話。我不得不承認,病人的意志力真的比較薄弱,當他說陪我去看醫生的時候我著實有點點窩心。病倒的時候,除了我媽之外,這兩天就只有他在電話旁邊關心我,狠心說話說不出口,結果又吞了下去。

真羨慕那些果斷的人,一就一,二就二,夠爽快俐落。在處理感情事上,為何我這樣不濟?

0 意見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