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6月8日 星期六

6月隨筆

莫名其妙地,他回來了。還跟我說:「傻瓜,我一直都在你身邊。」

我倆差不多半年沒聯絡、沒見面,他卻可以這樣耍嘴皮,說說笑的似是什麼事都沒有一樣。他,真是世界上最奇怪的一個人。

他跟我說起這幾個月的事情,又把我們之間的故事說了一遍。他說得很溫柔,很動聽。甜言蜜語聽多了,會膩,但對我依然湊效。我很心軟,又眼淺,聽著時眼淚很想跑出來,就著他不要說了,讓我消化一下再談吧。我記得,這半年來都是自己一個人過的,一個晚上要消化掉半年的故事,太多。

他問:「為什麼要消化一下再談?」「你有男朋友了嗎?」我說沒有。或者,我不應該跟他說真話,隨便撒個謊把他打發掉更好。但我最後沒有,還是那句:「讓我好好想一想吧。」其實心裡面,根本不知要想些什麼。所以,索性不去想,不回覆,什麼都不理。

0 意見:

張貼留言